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
>>
3版:专题 上一版 下一版
太行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说唱晋城》背后的大院记忆

www.636msc.net: 《太行日报·晚报版》 (2018.06.14 3版)

    <P>□文/本报记者赵明德□图/本报记者焦宇
    <P>扫码观看视频
    <img src="./W020180614526378518563.jpg" OLDSRC="W020180614526378518563.jpg" />
    <img src="./W020180614526378523517.jpg" OLDSRC="W020180614526378523517.jpg" />
    <P>司剑虹兴致勃勃地讲述大院生活。 <img src="./W020180614526378537519.jpg" OLDSRC="W020180614526378537519.jpg" />
司剑虹和姐姐、弟弟、妹妹与母亲的合影。 <img src="./W020180614526378532264.jpg" OLDSRC="W020180614526378532264.jpg" />
    <P>1996年司剑虹和姐姐、弟弟、妹妹在西元庆村大院的合影留念。
    <img src="./W020180614526378535652.jpg" OLDSRC="W020180614526378535652.jpg" />
    <P>“俺家屋儿住在黄华街,过去出门就各毛不着天。除了灰,就是烟,炉各渣估堆了一条街……”很多晋城人看到这段话,会情不自禁地操起方言用“R&B”的方式跟着念起来,这就是《说唱晋城》的魅力。
    <P>《说唱晋城》的作者司剑虹,更是深受晋城市民喜爱的本土笑星、著名主持人。这个说唱节目之所以备受欢迎,是因为它用简洁、轻快、幽默的语调,真实客观地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晋城的沧桑巨变以及市民生活水平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此同时,《说唱晋城》的背后,还藏着不少司剑虹与家人的大院记忆。
    <P>1
    <P>庭院深深的明清老宅里藏满了学问
    <P>司剑虹一家曾先后在两个大院里居住过,第一个大院位于他的老家——泽州县高都镇西元庆村,那是一套三进院的明清老宅。司剑虹学龄前的大部分时光是在那里度过的。
    <P>由于拆迁,如今这个大院已变成一片庄稼地,当年住在一个院子里的老邻居也都搬走了,很难再联系上。“那时候我的父母都在市区工作,没有太多时间照顾我和姐姐、弟弟,奶奶就在老宅里照看我们三个娃。”司剑虹说,大院里面一共住了四户人家,他们一家住在中院,除了住在前院的人家外,其余三户都姓“司”,而且都沾亲带故。
    <P>当时大院里各家的孩子加起来有十几个,每天叽叽喳喳聚在一起做游戏,大院门口外还有个大土坡,大伙还经常跑到坡顶“曲率坡”,经常把裤子磨出洞,回家被大人训,但是心里却很快乐。
    <P>司剑虹家的门前有一棵花椒树,每到秋天花椒成熟时,奶奶就带着他们用小剪刀把花椒采下来,分给大院里的每户人家尝尝,并且告诉孩子们“分享”是比“独自拥有”更快乐的事情。
    <P>奶奶喜欢看戏,孩子们喜欢陪奶奶看戏,除了享受外出游玩的快乐,还能从戏曲里听到不少新故事。“听戏听多了,我们这些小孩子也能学得惟妙惟肖。大院里有一个很大的石桌子,没事了我们就拿桌子当戏台,站在上面表演,逗得奶奶哈哈大笑。”回忆起那段难忘的时光,司剑虹脸上挂满了笑容。他是看戏最入迷的孩子,即便是后来搬到市区居住,他也常常在寒暑假里,回来陪着奶奶听戏。看完戏,奶奶还要兴致盎然地和其他老人们聊聊天,司剑虹觉得农村语言很生动,就偷偷跟着老人们的腔调学习,时间长了,自己的晋城方言比父母说得还地道,这也给他日后走上语言工作的道路奠定了基础。
    <P>司剑虹一家是典型的书香门第。太爷爷司凤林是前清秀才、私塾先生,在白马寺山、青莲寺还留有他在民国时期撰写的石碑;父亲司秋魁是新中国成立之后从乡里走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在老宅二楼的房间里,堆放着不少太爷爷留下的线装古书,深奥难懂;一楼客厅的八仙桌下面立着一个大水缸,水缸里没有水,而是放满了爷爷和父亲看过的书籍。“这些书就是我们姐弟三人的启蒙读物,我们没事就钻到缸里找书看,里面有不少识字书、图画书,我们一边看一边用木炭照着书在墙上和地上写写画画。”司剑虹说,上了初中之后,他们才能看得懂放在二楼的线装书,他还记得他趁假期跑回老宅看的第一套线装书是《东周列国》。
    <P>老宅里还有一把花椒木制的戒尺,那是司剑虹的太爷爷教私塾时留下的。看着这把已接近黑色的戒尺,司剑虹姐弟常心存敬畏,时常提醒自己心中有戒,行有所止。
    <P>晋钢大院里司家培养出三个大学生
    <P>2
    <P>司剑虹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一家六口便全搬到了市区居住,这也是他生活过的第二个大院——晋钢东院。随后,司剑虹最小的妹妹司丽芬便诞生在这个大院里,家里从此成了七口人。
    <P>晋钢东院位于现在星河学校的西侧,如今已变成一排排单元楼。“当时大院里修了十几排平房,一排住着大约十户居民。”司剑虹说,这些平房修得很有意思,每家的南北两个方向各有一个门,到了夏天,家家户户把两个门都打开,过堂风从第一排平房吹到最后一排,凉快得很,连电风扇都用不着。此外,几乎每户人家都合理利用了房前房后的一点点空地,种菜、养鸡,力所能及地改善生活条件。
    <P>与老家大院相比,晋钢东院里更加热闹。每天一大群孩子结伴去上学,放学后还扎堆到要好的同学家去写作业。最让司剑虹感到开心的是,每隔一段时间,大院里的篮球场都要放电影,人们搬着小板凳去看电影的情景让他印象深刻,那种气氛是如今在电影院里找不到的。
    <P>晋钢大院里每隔一两排平房就有一个水管,家户挑水、洗衣服都在这里接水。最壮观的景象,就是各家的女人们趁休息时,拿着大水盆和搓衣板,在水管旁边三五成群有说有笑洗衣服。吃晚饭时,人们捧着饭碗东家走走西家窜窜,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不忘给邻居们分享一点。在司剑虹这帮孩子们的眼里,这就是大院里的温暖。晋钢东院还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有用老虎钳和扳手敲节奏说顺口溜的老工人,还有会打快板的天津知青,司剑虹在耳濡目染中,学会了不少语言功夫。
    <P>司剑虹的父亲继承了太爷爷的传统,对待子女非常严格,用司剑虹的话讲,就是“家规甚严、家法苛刻”,只要孩子们在外打架或是闯了祸,回家被打手板是肯定的。司秋魁也有一把木质戒尺,上面用毛笔写下了四个子女的名字,哪个孩子犯错被打了手板,就要通过画“正”字的方式,在戒尺上作记录。在孩子们眼里,这把戒尺就是自己的耻辱记录簿,终于有一天,小妹妹仗着父亲对自己的宠爱,替哥哥姐姐们“出了气”,偷偷把戒尺给扔掉了。此外,家里的每个孩子每天都有家务分工,掏炉灰、扫地、洗碗、挡鸡窝……谁忘记做自己的家务就要受处罚。
    <P>在这样的家庭教育背景下,司家的孩子们都挺争气,糊了一墙的奖状是司剑虹父母向同事们夸耀的资本,大姐考上晋城一中的那一年,厂里敲锣打鼓到司家门前送喜报,更是让父母笑不拢嘴。最让父母骄傲的是家里的四个孩子有三个直接考上了大学。
    <P>(下转4版)
标题目录
  • 《说唱晋城》背后的大院记忆
网友最新留言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9月4日下午,华商报记者从绥德县公安局政工科获悉,经过现场勘察,经公安机关鉴定,初步排除他杀,属自己跳楼身亡事件。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